啊,雪莉

来搞事吗(。・ω・。)ノ

一些不得不说的话

KENkenKEnkeNKenkENKeN: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我发了一条关于自己得了抑郁症的微博,很多人都表示对我关心。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鉴于现在的一些新情况,我决定把实情都说出来,希望关注我的人可以帮帮我。


因为一些原因我不想透露自己的姓名。


我今年22岁,2013年开始就读于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2017年毕业。在今年4月初,我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而同时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美国电影学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的研究生offer,学习Production Design(电影美术设计)专业。下图是我的录取通知书。





在四月初我告知父母自己被录取的消息时,他们虽然担心我的病情,但经过多次商量后表示支持我出国深造。


从四月到八月这段时间,我积极的配合医生的治疗,并且在5月到7月底,完成了我之前因为生病落下的在香港的学业。8月2日复诊期间,医生判断我的抑郁症状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恢复了百分之七十,同时医生也认为换个环境或许有利于病情好转。只要坚持按时吃药积极配合遗嘱,康复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征得父母的同意后我于8月16日抵达了美国洛杉矶,但我没有想到的是父母的态度突然转变,明确表明拒绝支付我的学费,让我立即回国。


我从小性格比较内向,父母经常在家吵架,大多数时间都不和我交流,我觉得这也是造成我抑郁症的一个原因。


我试图多次和父母沟通,但他们一再的强调我的身体不适合上学,如果我执意要上学的话让我后果自负,学费生活费一概自己承担。现在父亲已经不接我的电话,母亲的态度也极度强硬。


我在上大学之初就已经决定了毕业出国留学,四年里也一直在积极的准备申请。中途遭遇了很多的困难但我也没有放弃。AFI是我最向往的学校,而录取我的专业在全球排名数一数二,所以在得到offer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我心里明白这样的机会几乎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即使有压力,我也必须要去努力尝试。


现在开学在即,交学费的截止日期就在两天后的美西时间8月21日,我现在就像站在悬崖旁边,面临自己梦想的破灭。


现在我心急如焚,无奈之下才决定写这条微博向大家求助。因为自己并没有除了画画之外的其他能力,所以现在我要用一种很特殊的方式接受约稿。


因为真的急需用钱,所以想让我画的人需要先支付我费用。我知道我没有任何理由让大家平白无故相信我,我只能说喜欢我的作品的人或许可以多多少少从我的画里或者其他形式的作品里感觉出,我是一个认真专注的人,对自己也有一定的要求,绝不会欺骗大家。


漫画,插画,各类设计,(原稿或者电子稿都可以,包括之前的作品也都卖)手办涂装,只要是能力范围内的事我都接受,不管是商业约稿或者是私人约稿我都接受,任何题材(只要不违法,并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也都接受。作品没有明确的价格(给我多少我都画给你相应的作品,我会根据你愿意给我的价格和要求尽可能给你最好的作品!因为考虑到如果我可以继续上学,必然会有学业压力,工作时间也会相对减少,所以我把作品完成后交到你手里的时间也会比较长,但一定会在我研究生第一年结束之前!(商业约稿时间问题我可以尽量去协商满足)


简单来说就是先付我钱,然后一年内我给你作品!


以往作品请翻看我的LOFTER或者微博(都可以出售)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3905915379


从发微博这一刻开始接受约稿,任何有意向帮助我的人请私信我,有任何疑问也请私信我!


拜托大家了!


                                                         KEN


                                                    2017/8/18





天呐莉莉娅完结了我以后要怎么过……
疯狂给好人太太比心……我爱你啊!
他们能在一起真的真的太好了。爱他们。
你们两个要在每个世界都幸福快乐啊♡


看寻找莉莉娅看的像坐过山车现在心都怦怦跳QAQ求求你俩快he我的心脏都快不行了明明521明明刚没羞没臊过你俩不要虐啊…
好人太太我爱你啊/像个小乖乖一样每天虔诚的期盼he/并激动地改了名字??

to Assell2

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从来就没有。
如果你让我走,我就走。我说过。
打赌总让人好胜,充满固执的去坚信什么。以为有些话不明说就不是没余地。还可以挽回。
但是其实我们都知道。

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
你要快乐。你要幸福。你要功成名就。然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as

我们分开了。
很简单的,因为我们从没在一起过。
我要的真的不多,冷暴力也可以慢慢习惯,慢慢接受。但我只是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我喜欢的那么多,为什么你偏偏去喜欢我讨厌的,伤害过我,并且要伤害你的那个。

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做的事,却可以和她做。

我不再为你疼了,因为我已经为你死了。

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我昨晚梦见你揉着我的头发说,没办法啊,你还有你老公你前男友嘛。
我很认真的说,如果我和他们分开,你会不会跟我在一起?
你说,我会考虑一下。
你这么认真的样子,真是少见。

醒来之后并不能区分梦境或现实。

好在,最后还是分清了。

只是个梦而已。